扫码关注

二峨山寺庙遗址考察记

145
发表时间:2018-11-02 14:52

二峨山寺庙遗址考察记

彭先云 熊继承 李 维

根据《沙湾志》记载(P594):“玉皇院、黄花庙、葛仙寺三座庙同在二峨山上,早废。”仅此数语,无详细记载,留下许多悬念。

沙湾自古“绥山毓秀,人杰地灵”。民间早有流传:“先有二峨,后有大峨(峨眉山)”。历史上二峨山的开发很有可能早于峨眉山,宗教文化在二峨山的盛行也早于峨眉山。由于年代久远,关于二峨山废弃寺庙的数量和名称的说法不一;关于各寺庙的具体位置、规模的大小、存在的年代等均没有详细的记载。它们各自都建于何时?是怎样由兴盛走向衰落的?它们在巴蜀文化中居何地位?它们在中国宗教文化中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如何?考察和研究二峨山寺庙遗址对于弘扬地区文化、促进沙湾区旅游业的发展一定会有帮助。也许我们的考察会引起政府对二峨山的古老而深厚的宗教文化和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的重视,进而对其进行有计划的开发,变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这些都激励着我们去探索二峨山。为此,我们几位教师从2003年初开始,利用教学之余的周末时间和假期,对二峨山上的主要寺庙遗址进行实地考察,初步揭开它那尘封已久的神秘面纱。

巍巍二峨山,与峨眉山、三峨山、四峨山属于同一山脉体系。古人曰:大峨落下数千丈,二峨跌起当中间。二峨山气势雄伟,黛色青葱,逶迤蜿蜒,方圆十余平方公里,是沙湾区和峨眉山市的自然地理分界。二峨山共有三座主要山峰。前峰直面沙湾城区,位于沙湾镇大林村境内,是在沙湾城区内能看见的二峨山的唯一山峰,它挡住了中峰和后峰。中峰位于沙湾镇大林村和余溪村境内,当地人称这一山峰为“长老坪”。后峰是二峨山的主峰,位于沙湾镇二峨村境内,与峨眉山市的沙溪接壤。

一、对前峰上的玉皇院、黄花庙、葛仙寺三座寺庙遗址的考察

2003年4月到6月期间,我们在大林村村主任和几位年长的村民的引导下,深入原始林区,对前峰上的玉皇院、黄花庙、葛仙寺三座寺庙遗址进行了实地考察。

玉皇院遗址坐落在二峨山前峰的南边,庙基所在地已找不到任何木质结构的材料,地上只有少量残破不堪的青瓦片,但是,庙基周围的地基石、磉礅石、保坎石却清晰可见,整个寺庙遗址的范围和轮廓非常明显。遗址处于原始丛林中,很少有人光顾,地上有野猪留下的粪便。我们还无法考证玉皇院的废弃年代,但是从遗址上的树木生长情况判断,玉皇院被废弃至少有400年的历史了。

黄花庙遗址位于二峨山前峰后面山腰上,旁边有一泉眼,山泉从泉眼中涌出,积水形成一条小溪,流入下面的山谷中。在村民的指引下,我们在小溪边找到了据说是黄花庙遗址的地方。这是一块较大的山谷中的平地,周围有石块垒成的地基保坎。遗址的周围有水井,水塘和茅厕坑遗址,有一堆凸出地面的土石看起来里面有一些好像曾经被火煅烧过的石头和残土,估计这是一台废弃的灶。在遗址的前面紧靠小溪的土坎边,有两棵老朽的梨树,一窝芭蕉树。梨树和芭蕉树下的土地上生长着一大片粽叶。从遗址的大小判断,黄花庙的规模不大,位于上云台寺、葛仙寺和玉皇院路途的必经之处。

葛仙寺遗址位于玉皇院遗址的南边,离玉皇院遗址大约有一公里的距离,也处于原始丛林中。遗址所在地的地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纵横交错的一种藤本植物甜葛藤。这显然是一块甜葛藤集中生长的奇特的地方。我们推测:这也许就是这座庙被古人称着葛仙寺的缘故吧。从遗址的残瓦片、土石保坎和周围的树木生长情况推断,葛仙寺的历史不会晚于玉皇院。整个庙基遗址的大小告诉我们:葛仙寺的规模不会小于玉皇院。葛仙寺遗址的东南边是一条深深的山沟六井沟。六井沟里的小河是沙湾城区自来水厂的水源,二峨山的中峰和后峰就是六井沟小河的发源地。二峨山的中峰“长老坪”就在葛仙寺的正西方,云台寺就在“长老坪”的顶峰上。

二、对中峰云台寺的考察

关于“长老坪” 的云台寺,沙湾区民间有很多的传说。其中有一种传说是:明末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入川的时候,嘉州府的贪官携带大量古玩、珍宝和财物躲进了二峨山中“长老坪”的云台寺。上云台寺只有左右两条路,易守难攻。嘉州府的贪官躲在云台寺,占据有利地形,不出来。张献忠的起义军在百姓的指引下,追杀到了二峨山中的云台寺,包围了整个“长老坪”。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张献忠命令将士火箭齐发,放火烧了云台寺。全部烧死了躲在寺内拒不投降的贪官。从此,云台寺就被彻底毁掉了,贪官们所带的宝物也从此下落不明。另据沙湾区绥山中学的傅全清老师介绍:20世纪70年代,他在二峨山上当知青的时候,当地的农民还在“长老坪” 云台寺的遗址上找到过一口庙里曾经使用过的大青铜钟,并将其搬到二峨山中的一所村小里当闹铃敲打,使用过一段时间。后来不知何故,此大青铜钟已经遗失,无从查找。

为了较详细地考察云台寺遗址,我们曾三次登上二峨山中峰“长老坪”。通向“长老坪”的左右两条路均艰险陡峭。道路在原始丛林中向上延伸,沿途荆棘丛生,头顶上树木遮天,大晴天也极少漏一丝阳光到路面上。爬行在路上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有的路段是长满毒刺的荆棘丛,一般人无法通过。在考察中我们发现:两条上山的路均是古道,明显世代有人行走。路上的石板和石阶有深深的凹陷,是长期因行人行走踩踏而形成的。左边上山的路途上有两处明显的古人修建亭子的痕迹:石凳、石磉礅和石地基经受住了时间和风雨的考验,坚强地保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右边上山的路途上也有三处明显的古人修过亭子的同样的遗址。在沿着这两条古道通向云台寺的过程中,我们碰到过野猪、松鼠、野鸡和蛇等野生动物。在云台寺的遗址上,我们发现了满地的残破瓦片,埋在土中的木炭,烧焦的柱子和垮掉的灶台等。很明显,云台寺确实毁于一场火灾中,这多少印证了一些传说的真实性。整个遗址已经成为一片竹林,金竹和斑竹交错生长。在遗址的边沿地带,我们找到了一些烧制考究的精细瓷器餐具的碎片。云台寺的规模很大,占地面积很宽,占据了整个“长老坪”的顶峰地带。遗址分三级台阶,应该是每个台阶为一个大殿,最高一级台阶的面积最大,估计是“大雄宝殿”所在地。

三、对后峰二峨顶和光祥寺的考察

2004年10月2日,天气晴朗。我们决定对传说中的二峨山主峰寺庙二峨顶遗址和二峨山中的另一著名寺庙光祥寺遗址进行实地考察。

我们早上7点钟从沙湾城里出发,穿越整个六井沟,爬了10公里的陡峭山道,来到了二峨山中海拔最高的一户人家二峨村1组宋大爷的家中。80多岁的宋大爷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知道了我们的想法和打算后,他真诚地劝我们放弃计划。宋大爷说: “太危险!别去了!我也只是听说过有二峨顶这座庙,我都没去过,也没见过。再说,你们必须从我家后的陡峭山崖上爬上山,穿过原始森林,最后才能到达二峨山主峰。穿越原始森林是很危险的,上山打冷笋的人经常迷路。进了原始森林生死未卜,不要去了!”

我们决心已定,毅然决然地辞别宋大爷,向二峨山主峰进发。我们攀野藤,钻岩缝,在荆棘和箭竹林中艰难地向上爬行。在攀越悬崖的路途上,我们还发现了一大一小两个溶洞。因时间紧迫,来不及进溶洞探索。整整两个小时以后,我们征服了陡峭的悬崖,来到了原始森林中。在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里,我们凭着直觉,沿着大概的方向,朝二峨山的主峰方向挺进。森林里不时地传来野兽的叫声。一会儿浓雾袭来,周围白茫茫的一片,让人无法辨别方向; 一会儿又下起雨来,毛毛细雨让箭竹的叶子上结满了水珠。在箭竹林中前行的过程中,我们全身被冰冷的雨水浸透了。随身所带的干粮用完了,我们就地掰下箭竹笋,剥开笋壳就吃。鲜嫩的箭竹笋还真能充饥。整整5个小时以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原始森林地带的最高点二峨山主峰。二峨山主峰同样到处是茂密的原始林木, 眼前的能见距离很小。怎样才能找二峨顶寺庙遗址呢?二峨顶寺庙遗址在哪儿呢? 我们开始沿着二峨山主峰山脉的走向,分南北两个方向仔细地寻找起来。突然,在主峰的北边,我们发现密林中出现了一大片平地!扒开地上的枯叶,我们发现了破碎的青瓦片!紧接着,我们又发现了石凳、石磉礅、水井、茅厕坑、瓷器餐具碎片!我们找到二峨顶庙了。从地基的面积看,这是二峨山上规模最大的一座寺庙。最大的惊喜还在后面,我们找到了三块有文字的破碎青瓦片,上面印有正楷体的 “二峨顶”三个字。青瓦片的厚度有1.5厘米左右,工艺制作非常讲究,估计一整块青瓦片的重量在7斤左右。青瓦片是用粘土烧制的,瓦片中有几处夹杂着一些细小的因水冲刷而形成的小卵石。显然,这是从山下的大河边取粘土烧制的瓦片。遗址上的石地基、石凳、 石磉礅、石地基条石等,均是用白浆石开凿制作而成的。二峨山顶峰上没有这种石头。这些石料肯定来自遥远的山下。在遗址的边缘地带有一个小小的用箭竹叶搭成的草棚。我们不知是何人搭建的,是用作什么的? 在下山返城的路上,我们碰到了一位放羊的70多岁的老农。他告诉我们: 部分忠实的信教老人最信二峨顶庙里的佛,有时长途跋涉几天,来到深山老林中的二峨顶庙遗址,就在那里烧香拜佛。路途遥远,无法返回,晚上就住二峨顶遗址。草棚就是这些烧香拜佛的人搭起来遮雨挡风的。由此可知, 二峨顶庙在信佛之人的心目中世世代代都存在,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在返回城里的路途中,我们在二峨山中沙湾镇世坪村的地界上又发现了一处古庙遗址。在这处遗址上,有人用旧地基条石搭起了一座小台子。为了挡雨,小台子上盖了一块石棉瓦。石棉瓦下的台子上放了一樽打坏后又修复的佛像。佛像前摆有一盏油灯。灯里的油是新加的,旁边还有一个打火机。显然,有佛教信徒还在这里定时地烧香膜拜。佛像前的一块古石碑上刻有文字,已模糊不清。从依稀可见的碑文上我们得知:这座古庙名叫光祥寺,是清朝乾隆三年由一群徒孙三代的和尚集“三百金”修建的。遗址的规模大,占了很大的一块平地。在离光祥寺遗址大约200米远的地方,我们无意中见到了一座用庙基上的古旧石料和古旧土砖搭建成的农舍。农舍里住着一位放羊的老农,有70多岁的年纪。老人告诉我们:这座庙最终彻底被毁是在“文革”期间。当地老百姓俗称光祥寺为“黄瓜庙”,它是一座大庙。1957年二峨山办“五七干校”的时候,老干部们被赶到这里接受劳动改造。当时光祥寺的部分房屋还未被全部毁坏。部分老干部还被安排在破庙里居住过。老干部们白天在二峨山里修梯地,晚上回到光祥寺。在光祥寺里,部分老干部被批斗过,戴过高帽子,站过高板凳。还有部分老干部承受不了压力,累死、气死、冤死在了二峨山。看着远处的山上依然存在的老干部们修的梯地,看着光祥寺破败不堪的遗址,看着路边草丛中的那些坟堆(也许它们当中就躺着累死、气死、冤死的老干部),我们怎么也不能将光祥寺的庙名与“光”字和“祥”字联系起来。

四、实地考察的初步结论

本次考察的人员均是高中教师,热衷于本地历史文化的研究,涉及文学、外语、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体育和生物等学科,具有初步的理论基础和考察实践经验。我们在各主要遗址进行了观测,收集了一些古砖、瓦片、瓷片、陶片、炭泥、残缺文字和崖图断片等。我们的初步结论如下:

1、二峨山寺庙可能最初建于隋、唐时期,兴盛于唐代,与乐山大佛的开凿和修建一定有着必然的联系,在后来的明、清两代,部分寺庙开始衰落并被逐渐废弃,少数几座寺庙最终毁于民国时期和“文革”期间。

2、二峨山废弃寺庙共有约10余座,除被我们考察过的6座外,现山脚下已恢复和待恢复的有:川主寺(余溪村)、六井寺(六井沟)、灵官庙(大林村矿山口)、静卧寺(新泉村)、酆都庙等,其余有几座分布在二峨山腰各处。

3、二峨山少数废弃寺庙名称很难统一,由于年代久远,暂时没有查到文献记载,遗址上也没有发现文字信息。当地老人说法不一,如同一地址有的老人说是观音寺,有的说是福隆寺,有的说是隆恩寺,等等。

4、二峨山寺庙从山脚到前峰、中峰和后峰均有分布,呈“品”字布局,规模最大的二峨顶位于“品”字的顶端,错落有致,寺庙规模从二峨顶到山脚下是由大到小,应山势而布局,体现了佛教的“佛主在上”和“天人合一”的宗教观和自然观。

5、二峨山寺庙的衰落与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的政治和自然因素有关。据传,二峨顶和玉皇院毁于雷击着火,也可能毁于朝代更替时新朝廷的统一焚毁或限制;云台寺毁于明末张献忠队伍的围攻和焚烧;葛仙寺毁于清朝的大地震;光祥寺和山脚下的多数寺庙均毁于“文革”之中。

6、二峨山宗教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一笔宝贵的历史和文化遗产。自秦汉起,沙湾就是兵戎重地。自宗教传入中国,并在沙湾地区盛行以后,沙湾的各方面发展得到了加强。炼铁、炼铜、铸钱币(五珠钱)、淘金、酿酒、开矿等均有发展。大渡河纵贯全境,茶马古道横穿二峨山腰,水陆交通发达,是一个兴旺的地方。当年大渡河畔商贾云集、百业兴旺,灿烂的铜河文化为沙湾的宗教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赋予了深厚的文化内涵。民间传说,二峨山的开发早于峨眉山。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二峨山肯定是香客如云、香火不断、人声鼎沸的佛教名山。二峨山与峨眉山、乐山大佛刚好形成一个“品”字布局。在这个“品”字布局中,乐山大佛处于“品”字的顶端,峨眉山和二峨山各居其左右。二峨山寺庙从山脚到前峰、中峰和后峰均有分布,呈“品”字布局,二峨山与峨眉山、乐山大佛刚好又形成一个“品”字布局。这难道是一种巧合么?我们认为,民间流传的“先有二峨,后有大峨”的说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二峨山在中国和四川宗教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作用应该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如果条件许可的话,应该有计划地恢复二峨山的寺庙。

五、开发建议

二峨山有丰富的人文历史资源和自然资源,海拔2000余米,植被丰富,气候温润。那高山峡谷之中、山峦叠峰之上、森林泉水之间,处处景象殊异、气象万千,具有雄、奇、秀、幽的特色。群山簇拥、耸峙云表、飞壁断岩、重峦叠嶂、万丈深渊、清风送涛、泉水和弦。难怪乎,大文豪郭沫若曾用“秀色”、“仙山”等来称呼家乡的二峨山。

二峨山在不同的海拔高度生长着不同的植被,一年四季常绿、山花野果、千姿百态、郁郁葱葱。森林覆盖率达80%以上,药材、茶、竹笋等生产已有一定规模。

二峨山可观景点众多,有峡谷、飞泉、瀑布、溶洞、怪石、奇峰、珍禽异兽、日出、日落、云海、寺庙及寺庙遗址、民居、人工林海、雪景和茶马古道,等等。

二峨山有优越的地理位置,处于乐山大佛、峨眉山、郭沫若故居旅游金三角环线上,具有巨大的潜在旅游商机。

二峨山已经具备旅游开发的初步基础:郭沫若故居和美女峰已经形成名人品牌和旅游景点。因此,我们建议的旅游开发线路是:郭沫若故居→(乘车)美女峰→(乘车)太平岈→(乘车走茶马古道)→(步行观二峨山寺庙、自然、民俗等景观)→(乘车或步行)沙湾城区。从三峨山寺庙到太平岈、从太平岈到二峨山林场和二峨村二组的公路早已贯通。二峨山上各寺庙间的古道大多保存完好,不需多少投资既可修复通行。在这条旅游线路上,游客可以一天游完,也可以用两到三天游完。他们的吃、住、行和购物等将拉动沙湾区第三产业的发展,对于解决就业、发展地方经济等将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分享到: